新闻

中国钢铁产业已成最具国际竞争力产业(上)

发布日期:2019-06-17  浏览次数:261   
  中国钢铁产业已成最具国际竞争力产业(上)

  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高速增长,为我国钢铁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创造了条件,我国钢铁产业已成为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产业。但是,由于市场环境、产业生态、研发能力等方面因素,我国多数大型钢铁企业的发展质量较世界一流企业还有差距。为实现我国钢铁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在政策上建议:加快国有企业改革,进一步提升企业效率;消除阻碍因素,发挥市场力量在行业整合中的作用,形成国内竞争大格局;完善环境标准管理制度,激励钢铁企业绿色化发展;完善产业创新体系,提升企业创新能力。与此同时,企业也必须加快改革发展:一是打造产业生态圈,引领产业发展;二是构筑业务体系;三是提高核心技术研发能力;四是提高全球资源整合能力。

  钢铁

  我国钢铁产业已成为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在全球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我国粗钢产量自1996年突破1亿吨以来,已连续22年雄踞世界第一,2018年达到9.3亿吨,长期占据世界钢铁半壁江山。钢铁产业支撑着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我国钢铁企业正在向世界一流企业队伍迈进。

  从综合指标分析看,除了宝武集团外,其他企业在发展质量上与日本的新日铁住金、韩国的浦项制铁等还有差距。

  首先,我国钢铁企业生产规模达到世界一流企业水平。

  从粗钢产量看,我国钢铁企业的生产规模与日韩企业相当。从市场占有率看,海外钢企在所在国或地区占绝对寡头地位,而我国钢企均不超过10%。

  其次,我国钢铁企业经营规模和经营质量与世界一流钢铁企业差距大。

  从营业收入看,海外钢企基本是我国钢企收入规模的2-40倍。我国除了宝武集团收入规模超过3000亿元外,其他企业均在1000亿元以下。海外钢企非钢业务收入高,是营业收入规模大的原因之一。

  从吨钢收入看,我国钢企远低于世界一流水平。宝武集团生产规模是浦项制铁、新日铁住金的1.5倍左右,但吨钢收入只有浦项制铁的五成,新日铁住金的七成;河钢股份与浦项制铁、新日铁住金生产规模相当,但吨钢收入分别只是对方的1/4到1/3。

  从净利润看,除宝武集团外,我国钢企低于世界一流水平。从净利润和净利润变化两个角度看,宝武集团与新日铁住金、浦项制铁、日本的JFE为第一阵营,具有利润高且稳定的特点;卢森堡的安赛乐米塔尔利润高但不稳定,为第二阵营;鞍钢股份、河钢股份与德国的蒂森克虏伯为第三阵营,利润较低。

  从净利率看,我国钢企忽高忽低,平均利润率低于世界一流水平。2017年我国钢企净利润率普遍高于海外钢企,但日韩钢企的平均利润率是我国钢企(除宝武集团)的2-5倍。

  从资产负债率看,我国钢企两极分化严重。海外钢企基本维持在55%以内,我国央企和民营均达到世界水平,而地方国企远高于世界水平。

  第三,我国钢铁企业劳动效率低。从人均销售收入看,我国钢企远远落后于世界钢铁巨头。海外钢企的劳动生产率是我国宝武集团的2-10倍,是其他钢企的2.5-30倍。

  最后,我国钢铁企业研发投入强度和环保投入力度与世界一流企业相当。

  从2017年的研发投入强度看,除首钢股份、沙钢股份外,我国钢企高于世界钢企。宝武集团、鞍钢股份、河钢股份的投入强度与新日铁住金相当,是浦项制铁、安赛乐米塔尔的4倍以上。

  从环保投入资金看,我国钢企与世界钢铁巨头不相上下。我国宝武集团投入仅次于浦项制铁,其他企业与新日铁住金等相当。

  从环境治理结果看,我国钢企与世界钢铁巨头的差距在缩小。在吨钢气态排放上,宝武集团已接近世界领先水平。河钢集团的邯钢,多数指标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烧结阶段二氧化硫接近零排放,氮氧化物小于50mg/m3。但总体看,我国钢企内部环保治理水平不均衡,环保压力仍很大。

  中国的改革开放、经济的高速增长,为钢铁产业跨越式发展创造了条件,但由于市场环境、产业生态、研发能力等方面因素,我国钢企的发展质量较世界一流企业还有差距。

  第一,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增长为钢铁企业向现代化大规模化发展提供了条件。

  我国钢铁工业是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宝钢在20世纪80年代初引进了日本先进的沿海一贯式生产方式,从而彻底改变了我国钢铁生产的传统模式,实现了钢铁企业向现代化大规模化发展的转型,优化了产业布局。1993-2001年是我国钢铁企业大规模引进先进技术装备、管理方法的时期。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为钢铁产业和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工业化、城镇化推进了汽车、船舶、家电、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等下游投资,拉动了我国钢铁市场的大量需求。

  淘汰落后产能和兼并重组让大企业成为钢铁“航母”。1999年以后,我国开始实施淘汰落后产能政策,促使企业的单体规模向超大型化发展。与此同时,在政府主导下加快了大型钢铁企业间的联合重组,2007年宝钢等央企开展了跨区域收购,地方国企在区域内进行整合,诞生了河北钢铁集团,一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初步形成。近几年在国企改革和市场的推动下,实行了新一轮重组,诞生了宝武集团,钢铁企业的生产规模向世界巨头靠拢。

  第二,外部市场不稳定影响企业发展质量。

  2008年金融危机对我国钢铁企业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大量投资基础设施保增长的政策,导致钢材需求暴涨,全国产量从2008年的4.8亿吨增加到2015年的8亿吨,全行业资产负债率从50%左右提高到70%左右。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严重,钢铁企业在2015年陷入全行业亏损状态。

  市场无序竞争加剧企业利润降低。我国钢铁行业集中度低导致无序竞争,行业前十的市场比重从2011年的49%降到2018年的35%,行业自律差进一步加剧恶性竞争。另外,“地条钢”的销售生产,也严重影响了市场秩序。

  第三,钢铁生态圈建设滞后影响大企业盈利水平。

  我国钢企还没有建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低成本稳定生产的产业生态。

  首先,沿海布局调整未到位。沿海一贯式生产,可大大降低钢铁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首钢京唐、鞍钢鲅鱼圈等一批现代化沿海钢铁基地已建成投产,但多数企业战略布局还在调整中。

  其次,柔性生产体制还未建立起来。目前我国生产结构严重失衡,长流程高炉炼钢占比过高,电炉炼钢仅占9%(世界平均水平为28%)。因此,造成产能调节能力差,不能灵活应对经济周期变化。

  再次,与上下游企业合作协同效果差。宝武集团做了探索,但总体看,我国龙头企业的产业引领带动作用发挥不好,影响钢铁产业稳定发展。

  最后,利用全球资源实现经营效益最大化能力弱。一是没有建立稳定的海外原材料供应体制。我国铁矿石资源的对外依存度达到91%(2017年),但海外权益矿非常少,权益矿年供应量仅占进口总量的8.3%(2013年)。日韩钢企的权益矿占比也达到40%以上。因此,铁矿石价格波动,对我国企业影响更大。二是没有形成海外生产的战略布局。我国钢企还处在设立海外营销服务网点和收购海外钢企的起步阶段,海外钢铁基地建设基本是空白。

  第四,产品结构影响大企业盈利能力。

  我国钢企的主要产品从质量和制造能力上已接近世界一流水平,但高精尖等特色产品少,低附加值产品多,影响钢企整体盈利能力。

  首先,国内房地产市场的畸形发展,造成我国建筑用钢占比过高。低附加值产品高的建筑用钢,影响我国钢企收入和利润水平。

  其次,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我国宝武集团坚持走高端差异化道路,高级汽车板等产品占据国内极高份额,但多数企业产品特色不明显,不可避免陷入同质化恶性竞争,影响企业经营效益。目前,引领性产品主导权仍掌握在海外钢企手里。

  我国钢企产品结构不优的根本原因在于创新体系不强。一是研发投入不足,研发投入绝对额比世界一流企业少;二是研发成果积累比世界一流企业少,如新日铁住金在全世界70个国家拥有29500项专利;三是在研发体制上,世界一流企业已拥有成熟的材料基础研究、新产品开发研究、新工艺开发的先进研发体制,而我国在材料基础研究、新工艺开发研发体制上尚弱。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大型企业研究”课题组成员)

  来源:经济参考
产品推荐